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作业帮推出小学英语产品

作者:新锦江娱乐   时间:2018-07-13 08:00

  “最初做小学阶段的英语产品,我是极力反对的。”

  7月9日,作业帮正式推出直播课品牌一课2.0版本,同时推出了小学英语产品浣熊英语。

  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多次强调,当初一课团队提出做小学阶段的高端英语产品浣熊英语时,他并不赞同。但是经过反复论证,他最终同意了。

  “少量,多次,价格亲民”,这是作业帮对英语产品的定义,基于此,浣熊英语的“高端”指的是“品质而不是价格”。

  在浣熊英语产品背后,核心是“翻转课堂的模式,把小班课和1对1以及评测放在了一起,且做了大量教研的切片,能够降低对于老师本身的依赖”。

  虽然内部有争议,但侯建彬认为,“作业帮做事情决策的逻辑还是依据用户需求、市场空间以及我们自身的能力”,在这种依据下,作业帮推出了直播课平台一课,也推出了浣熊英语。

  自2015年9月,百度分拆 “作业帮”以来,近三年的时间,作业帮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再到小学阶段的英语产品,背后逻辑是什么?

  浣熊英语的“高端”不是针对价格

  

\

  在一课2.0版发布会接近尾声时,侯建彬宣布一课推出少儿英语产品浣熊英语,准确地说是“针对小学用户的高端英语产品”。

  侯建彬解释,高端不是针对价格,而是针对品质。根据语言学习“少量多次”的特性,浣熊英语“至少一周3次,累积一周180分钟”,且价格亲民,“一周60元”。

  在价格背后,是“调动学生自主性,减少了对后端的依赖”。浣熊英语通过把英语的教研切片化,希望在品质不降的情况下降低对老师的依赖,同时调度学生的积极性,通过自学来掌握语言学习。

  学生用浣熊英语学习,一共分为6个步骤:课前自学、课前测试、老师个性化备课、线上双向视频直播课(班课形式,1对6或1对12)、课后测试、专属1对1辅导服务。

  目前市面上的英语学习1对1和班课拆的比较开,也陷入了模式争论当中。在作业帮一课团队看来,“为什么是泾渭分明的,为什么不可以是一个整体的?”

  正是想要打破模式争论,浣熊英语把各种模式通过技术手段聚焦在一起,包含了小班课直播、1对1辅导、自学、评测。

  同时,浣熊英语采用了翻转课堂模式,即通过对知识点进行拆解,让学生能够自主学习掌握。

  侯建彬举例,一个学生学习一个英语单词需要六个环节:

  第一个语言的感知,让孩子能够跟读;第二个过程学习发音的方法;第三个要有字母的拼读,怎么串起来变成这个单词;第四个是单词的拼读;第五个是认读单词;第六个是会运用单词。

  “对知识点拆解的足够细致,老师和学生的沟通效率会更高,而对于知识点有没有掌握是学生自己发现的。”侯建彬说道。

  对于浣熊英语的盈利预期,侯建彬表示“没有太关注”,他提到,“做浣熊英语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目前的定价离盈利肯定有一段距离,它不是短期变现的项目。”

  同时,侯建彬也表达了对前景的信心,“任何的新行业,盈利模型,商业变现都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直播课业务“一课”:用大班授课,小班做服务

  “拍个照就能搜到作业题”,这是作业帮起初被中小学生以及大众所认识到的功能。

  现在,作业帮还可以根据学生的搜题,为老师们推荐覆盖学生人数最多的知识点、难点,老师可参考授课。

  侯建彬解释,从本质上讲,作业帮App不是孩子们抄作业的工具,而是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提升他们的信心和学习兴趣。

  根据介绍,当前,作业帮累计激活用户3亿,月活8000万。

  侯建彬承诺,“作为工具类产品,作业帮主App将永远免费。”

  而作业帮的直播课平台一课,作为工具加内容加服务的形态,是一个付费的产品,而这也也保证“资金实现正循环”。

  对于作业帮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的背后逻辑,侯建彬指出,“我自己脑海中没有什么工具、生态、平台、课程这些概念。因为作业帮自己的使命让优质的教育触手可及,我们看来从成立到现在每年推出所有的服务都在围绕这个使命做事情。”

  

\

  作业帮一课2.0版本采用三端联动的模式,拥有独立的App、Web版本以及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