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改变世界却不为人知的女科学家

作者:新锦江娱乐   时间:2018-07-06 20:00

诺特出生于犹太数学教授的家里,21岁的她进入了可谓数学中心的哥廷根大学,成为数学系唯一的女生,这里有顶级的数学家克莱因、闵可夫斯基和希尔伯特,他们一起研究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学生时代就发表了多篇高水平的论文,25岁成了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女数学博士。20世纪20年代,她一直在研究抽象代数的基础性工作,从事群论、环理论、群体表征和数论的研究,这位多产的数学家为抽象代数奠定了坚实的公理化基础,使之正式发展成为了近世代数,也让人评价她为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女数学家。

36岁时,她证明了广义相对论和基本粒子物理中的两个基本定理,今天被称为诺特定理,这个关于对称性和守恒定律的工作,被认为是今天理论物理分支的诞生。杨振宁先生曾评价她的工作,对称性与守恒定律在物理上占据重要地位,因为我们在讨论原子或者分子的量子数时,量子数的观念从对称的观念而来,现在成了基本语言的一部分。

但就这样一位富有成就的女性,在当时连正式的教职都没有,当时的学者不能接受女教授,“男学生向女教师请教,是一种耻辱。”希尔伯特的则只重视她的才能,希尔伯特说出“性别不是决定教师的选择标准,大学评议会不是澡堂!”最后,诺特只能借希尔伯特的名字做助教讲课,发挥她的才能。

好在学术界认可诺特定理后,加上爱因斯坦的推动,她在哥廷根有了一个“非官方的特别教授”职位,其实是没有薪水的志愿教授。46岁时,她才有了邀请成为了莫斯科大学的客座教授,之后日子才好过起来。事实上,她不仅因为是女性受到偏见,她是犹太人,社会民主党员和和平主义者,受到了政府的牵连。

在苏黎世的数学大会上接受著名的Ackermann-Teubner数学奖没多久,纳粹上台,本来两耳不闻窗外才事的她也被驱逐,只能逃亡海外,这里还有此时哥廷根数学研究所所长是数学和物理学家外尔(H.Weyl),2015年中科院外尔费米子的研究如选当年十大突破,就是那个外尔。这位性格高傲的天才没有什么看得起的人物,他极力挽留诺特,但诺特还是离开了德国,来到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在这里她成了爱因斯坦的同事。